乐都彩票_乐都彩票怎么赚钱_乐都彩票推荐|威客

浙江在线首页浙江在线首页网站地图
周梅森:我的创作不能不关心这个时代
来源:江苏文学(微信公众号) | 时间:2019年04月03日

  文/周梅森

  文学是时代的产物。

 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,社会的变迁,要说的话、想说的话太多了。

  我觉得我这一生都很幸福,干着一个我很喜欢的事业。要做一件事,一辈子做一件事,把它做到极致,肯定要舍弃许多东西、许多爱好。

  我不是故意舍弃的,我就是喜欢在我的作品里琢磨人,琢磨一个精彩的台词、精彩的对话。

  《人民的名义》

  生于这个时代,我的创作不能不关心这个时代

  我们幸运地赶上了一个民族复兴的时代,经历着时代发生的变化,在中国历史上非常少有的大机遇。

  我对改革开放充满真实的感情。40年的改革开放是一个神话,如果没有改革开放,我们每一个个体也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发展空间。

  我今年64岁,做过煤矿工人,当过市政府副秘书长,做过生意,炒过股票,最喜欢的还是写作。

  我保持着每天至少写2000字的习惯,从早上10点到中午1点。1点吃午饭,下午就散散步。如果半夜恰好有灵感,就拿个小纸条记下来,到了第二天工作的时候再写。

  我的人生道路,几乎与改革开放同步,没有改革开放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

  可以说,我是改革开放坚定的拥护者。这也是中华民族从来没有过的,也是民族复兴的一个时代。

  生于这个时代,我的创作不能不关心这个时代。对这个时代,我们可以有不同的看法,但对民族崛起的评价,应该是我们在共产党领导下,中国人民过上了从来没有的富庶生活。

  在我这个时代,有一部分作家正在从事反映时代的作品创作。

  我个人比较欣赏法国作家巴尔扎克。巴尔扎克曾经在拿破仑像下写了一句话:“你用剑征服世界,我将用笔征服世界!”这句掷地有声的话,一直激励着我。我天生对现实生活有一种天然的兴趣,天然的敏感。

  我长期关注经济社会发展,置身时代的建设之中,我参与的事情特别多,领域也比较广,如炒股,投资,拍电视。

  我认为必须要有一部分作家坚持反映这个时代,为这个时代的人民写作。

  作家进行创作,第一要有底气,第二要有勇气

  可以说,秉持“言有信”、“重承诺”的中华传统美德与现代社会职业伦理,王继才夫妇出色地践行了毛泽东这句至理名言。

  我省要求建设文艺精品创作高地。那什么样的状态算是高地?《人民的名义》算不算高地?

  反贪腐大剧《人民的名义》播出后收视率屡创新高,在各大媒体引发观众热议的同时掀起网络狂欢,“达康书记”表情包、同人文、弹幕等迅速走红。

 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现象?因为《人民的名义》反映的是现实生活。

  我认为,作家进行创作,第一要有底气,第二要有勇气。

  底气是你有没有本事把这个人物生动写出来,有没有本事把这种现象用文字呈现出来。

  面对真相,你敢不敢正视?你有没有道德底线?有没有道德标准?如果你什么都没有,那就不成。

  面对真相,需要勇气,不是想的那么简单。

  我认为不能违心写作,也不能唯口号写作。一边想着要赚很多很多钱,一边想着没有任何风险,要有这两种想法,你绝对写不出所谓的高峰,没法创作文学艺术的高峰。

  我希望,更多的作家艺术家,要练好自己的内功,要有本事反映这个伟大的时代。起码要遵守常识,不能写出违反常识和没有因果逻辑的作品。

  我创作坚持要秉着作家的良知,要遵守社会常识。

  我不为名写作,不为金钱写作。

  基于这种底线,《人民的名义》得到广大读者热情洋溢的欢迎。这是我写书几十年生涯没有遇到的事情。

  自从《人民的名义》大热之后,在街上,六十多岁的我一下子变成网红了。

  最有意思的一次,我在火车上,有人要跟我换座位,一看到我就帮我提行李,围着我跟我聊天。

  这说明老百姓拥护讲真话的作品,反映群众心声的作品,关注人民生存生活状态的作品。

  只有直面问题,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

  江苏文化氛围非常好,一直鼓励高水平文艺创作。

  我对改革开放的成就是肯定的,我的反腐小说是在肯定成就的基础上谈问题。

  我的小说没有把两极分化归结为改革开放,也没有把现实生活说成一片灰暗,这不是我创作的初衷。

  改革开放走到今天的深水区,经济社会生活中局部有些矛盾比较突出,我觉得反腐绝对不能放松。

  反腐是为了让队伍更加纯洁。我经常思考信仰是什么,在作品中也多次讨论过信仰是什么。

  《人民的名义》剧中,老检察长陈岩石给同志们上党课,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:一次对日作战中,共产党员的“特权”就是“扛炸药包”,一位15岁的尖刀班战士在战场火线入党后,扛着炸药包冲锋陷阵流血牺牲,成了“一天的共产党员”。

  这就是信仰。

  有的人认为在作品中写反腐,是把矛盾揭发出来了,在一定程度上会产生负面影响。

  我认为,反腐反到今天,恰恰只有直面问题,才能更好地解决问题。

  江苏要建设文艺创作精品高地,要成为文化高峰,这就需要有大胸怀,大境界。

  我们创作文学作品,可以有不同的出发点,有自己对社会的观察,有自己独特的观点,可写小情小爱,可写小资情调,可选择的点很多。

  但是我选择为中国的读者写作,因为中国读者养活我。

  因为是他们买我的书。全世界各个国家翻译我的书,但也没有国内读者多。

  文学创作难度也比较大,敢说真话也会有压力,很多作家不愿意担当。

  现在影视为什么会出现抗日神剧、大女主剧?这就是投资方和创作者不想负责,又想赚钱,就拍打鬼子,怎么猎奇怎么拍,现在卖不动了。

  这种缺乏境界胸怀的创作倾向,一度造成国内略显尴尬的文艺现状。

  真正的现实主义作品,创作者是要承担风险、承担责任的。现在很多人不愿意承担责任。这需要有信仰和胸怀的创作者担当起文学真正的使命。

  摘编自《群众》2019年第3期,原标题为《文学要做时代的见证者》